九叶

封箱
不写了,写了也不好看

【九辫儿】又见面了啊

*校园

*一、、祥林

*文笔极烂

* @H玖 的点梗,被小可爱逼迫营业

*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,甜就完事儿

众所周知,咱高中迎来了一位转学生,叫杨九郎,人称海淀小霸王。

杨九郎打海淀来的天津,咱也不知道为什么咱也不敢问。都说杨九郎和混混打过架,把几个不入流的小混混打得跪地上求饶,结果一战成名,得了“海淀小霸王”的称号,可人家成绩还就很好,你看这和谁说理去?

这传言比杨九郎本人来的快,以至于在杨九郎转校当天学校都炸开了锅。

“老舅!!!”郭麒麟从太阳底下狂奔过来,手里提着两罐可乐,一头的汗没来得及擦。

“啧。”张云雷嫌弃地抽出一张纸递给郭麒麟,:“擦擦你那一脑门子汗吧,离远点儿别沾我!”

“我这不是给你买饮料了吗?还嫌弃这儿嫌弃那儿的,不想喝就直说我还不乐意给你买呢,晒死我了都。”

张云雷一眼就看穿了郭麒麟那点儿小心思,开门见山道:“得得得,有什么话直说吧。”

郭麒麟:“嘿,都说你是我肚里的蛔虫呢…”

张云雷:“你才虫子!你怎么这么恶心呢你。”

郭麒麟:“我这不是比喻嘛…”

张云雷:“用不着!有事直说!”

郭麒麟也不废话了,直接切入了正题:“你知道那个杨九郎吗?就来我们学校的转校生。”

“啊…知道啊。”张云雷耳根悄悄地爬上淡淡的粉红色。

郭麒麟:“我在我爸那儿打听到一手情报,杨九郎来咱们班!”

张云雷:“哦。”

郭麒麟纳了闷了:“你怎么一脸平静,不应该啊…”

张云雷:“你觉得我应该有什么反应?”

也是,自家这老舅一向对这些八卦不感兴趣,也识了趣:“我对你说还不去对块木头说呢,啧…真没成就感…亏的我第一个告诉你…”

“行了…”张云雷也见识过郭麒麟这张碎嘴的功力,直接打断了他。

“饮料还要吗?”郭麒麟晃了晃手里还冒着冷气的可乐。

张云雷:“呦,是买给我的吗?那你家老阎怎么办?”

郭麒麟:“老舅你真真是我肚…”

张云雷:“滚!” 郭麒麟掂了掂可乐扭头就滚了。

张云雷手指敲着桌面,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,就是红透了的耳朵出卖的他。

“他来了啊…”声音很小,只有一个人听得到。

说来张云雷和杨九郎的相遇也是充满了梦幻,说到底还得多亏郭麒麟,明明玛丽苏小说里才会出现情节还真让张云雷碰见了。

前几天张云雷放学去修自行车,没和郭麒麟一块儿回去。

“老舅!路上小心!”郭麒麟跨坐在阎鹤祥的摩托车后座,双手环住阎鹤祥的腰。

阎鹤祥是郭麒麟和张云雷的地理老师,也不知道怎么着,自家外甥就和比他大一轮的老师在一起了,也不是张云雷不支持师生恋,就是他俩太腻咕,上个课他家那外甥眼都能看直了,真给老郭家丢脸。

切,这小子还巴不得天天自个儿回去好让他的壮壮送他呢。

张云雷翻了个白眼儿,推着自行车边想:这自行车不会也是让他弄坏的吧!?

坐在阎鹤祥车上的郭麒麟:下次卸老舅的哪儿个车零件好呢?

张云雷也推着自己被卸了车链子的自行车上了路,刚要拐进一条巷子就听见里头传来声响。

“呦,不是本地人?”开口说话的人语气不太好,身后还跟着几个穿着杀马特的同伴,看来想找麻烦。

“怎么?想打架?”被团团围住的人显然没有示弱,语气比那人更横。

本来想去帮忙的张云雷现在全然不担心了,而且还抱着臂打算看戏。

混混被那人的气势唬住了几秒,又不怕死的吼道:“傻--你知道爷爷我是…”

张云雷甚至没看清那人是怎么出手的,混混头子就倒在了地上。

“老大!!”后面的小弟连忙扶起老大,说起了反派角色的经典台词:“你你你等着!我们会回来的!”然后连滚带爬地跑了。

“靠,有点帅。”张云雷感觉自己的脸有点烫,傍晚的凉风刚好降了降温。

那人听到声音转过头看了他一眼。

“卧槽,这人真好看。”

“卧槽,这人眼真小。”

当然了,对方都没有听见。

“那个…”小眼巴查挠着一头栗子毛,红着脸说:“你好…”

你刚刚小霸王的气势呢!??这么羞涩是怎么回事!??

“咳,你好。”张云雷扶了扶快倒下的自行车说。

“我我我叫杨九郎…那个你你你…”

“张云雷。”

“真真好听。”

“你不会是个结巴吧?”

“不不不不不是!!”

“就就是有点儿紧张…”

张云雷听杨九郎操着一嘴京腔,问道:“北京人?”

杨九郎:“诶,是的。这不和家人搬到天津了嘛…”然后遇见了你。

张云雷:“这样啊…”

“你这儿去修车?”杨九郎瞥了一眼张云雷掉了链子的自行车。

张云雷:“眼睛挺尖啊,我还以为你看不见呢。”

杨九郎:“眼儿小不影响视力,还能聚光。”

“噗…”张云雷被逗得笑出了声,小眼巴查还挺好玩儿。

杨九郎看着晚风里男孩的笑容,觉着搬家转学的烦躁也被这风刮跑了。

然后呢… 就没有然后了,两个男孩就此分道扬镳。

直到今天… 早读课上,栾云平第一次上课没在预备铃之前到班。

栾云平是班主任,也是教导主任,因为经常请学生去办公室喝茶,然后把学生怼到自闭,人送外号“栾怼怼”。

打铃后五分钟,栾云平踏着预备铃的响声走进了教室。

“他终于做了回人。”也不知道谁在下面说了一句,还好栾云平没听见,不然那家伙还不知道蹲哪儿自闭了。

栾云平背着手,一脸慈祥(bushi)地说:“今天我们班来了一位新同学,来,进来吧。”

“是!”门外传来有些奶声奶气的声音。

张云雷努力按住自己快脱离胸腔的心脏,目光紧紧跟随着门外走进来的人移动。

“大家好,我是杨九郎。”北京小爷说话喜欢吞字,但张云雷却感觉每个字都狠狠地砸在自己的心脏上,快喘不上气。

杨九郎的目光没分给其他人一分一毫,准确地落在张云雷身上,当然了,也没人看得见他在注意谁,毕竟连人家眼睁没睁都不知道。

“又见面了。”杨九郎笑着说,连不整齐的小碎牙也可爱至极。

“嗯,又见面了,小眼巴查。”张云雷目光轻柔,即使近视也不妨碍捕捉到心爱的人的笑。

郭麒麟:我怎么感觉周围飘着粉红色的泡泡?





/自行车:这下我不用被卸了吧?

角儿,你是我的明珠,


我捧着你,绝不会让你摔进尘世。


你喜欢人间烟火,


我就带你去看十里长街。


你喜欢现世安稳,


我就带你去看日落长江。






来自放肆   摩羯座



【九辫儿】不仅喜欢你的头发

*ooc

*烂文笔

/

电视里放着德云社封箱的高清录屏,太阳灯暖暖的照在房间里一高一低的两个人影上。

杨九郎蹲在床前,稍稍弯下腰,低着头给角儿…剪脚趾甲。

张云雷乖乖的坐在床上,找了个舒服的姿势,一条腿搭在杨九郎肩膀上,另一条腿曲起来踩在床沿。

小张老师低着头看红色的栗子毛在自己面前晃悠,突然玩心大发,伸出邪恶的小手,一把薅住了杨九郎的一撮毛。

“嗷!!”杨九郎捏住了张云雷的手腕,抬头对上了一双笑意盈盈的眼睛,这双眼睛怕是来取我命的。

“嘿嘿…”

“辫儿你先放手。”

闻言,张云雷乖乖地松了手,末了,又伸手撸了两把杨九郎的栗子毛。

“手感不错。”

/

“辫儿~”

“辫儿~~”

“干嘛干嘛!?”张云雷的头终于从屏幕里抬了出来,他伸手吧啦了两把杨九郎的栗子毛,又低下了头。

“你是不是不爱我了?”

“啊?爱啊,当然爱。”

“你只爱我的头发!”

“不然呢?”

“…”杨九郎表示:我伤心了。

/

房间里空调的温度是24度,被窝里的小狐狸蜷成一个球,感受到被子里的温度越来越低,张云雷迷迷糊糊地把眼睛睁开一小个缝,缝里却没有那个小眼河马。

此时,小眼河马正在厕所研究新买的刮刀怎么用,两个小眼睛挤在一起专心致志地,浑然不觉张云雷已然抱着臂靠在门框上。

“杨淏翔。” 杨九郎吓了一跳,差点蹦起来三尺,手里的刮刀就吧嗒的掉在了地上。

得了。这下人赃并获。

偌大的双人床,张云雷翘着二郎腿坐在床沿,杨九郎委屈巴巴地跪在遥控器上。

张云雷就坐在床上,也不说话,就看着杨九郎。

杨九郎被盯得浑身不自在,他挪了挪膝盖,庆幸张云雷没开电视。

“去把电视开了。”

“啊?!”杨九郎眼睛都瞪大了,下一秒连忙抱张云雷大腿,“角儿我错了~原谅我这次嘛~~”

谁能想北京小爷撒起娇来这么腻咕。

“起一边儿切!”

“我我我就不!”

“每次说你都不听,刮头有什么好?你要得毛囊炎还后悔呢。”

“那那咱也不能不刮呀...”

“我来帮你刮!”

“好嘞角儿!嘿...”杨九郎一骨碌爬了起来,正想吧唧一口自家角儿的小嘴,就被张云雷残忍地推开了。

“让你起了吗?”

得,角儿还生气呢。

/

这两天事情太多了,三庆小霸王忙得脚打后脑勺,头发也没时间刮,下巴上胡子拉碴的也不打理。

张云雷实在看不下去了,他心疼地揉了揉耷拉在杨九郎额前的碎发。

“九郎,我帮你刮头吧。”

杨九郎终于舍得放下手里的活,乖顺地坐在张云雷面前。

“你总那么操心操肺地干嘛?让九涵去做就行了,看你忙成什么样了。”张云雷一边找刮刀一边埋怨杨九郎。

“我这不是不放心吗?”杨九郎笑得像只小河马,却不难发现他眼角的皱纹又深了。

“九郎...你怎么有白头发了?”张云雷心疼地有点哽咽,这些天出了不少事,杨九郎为了自己操心得饭也吃不下,觉也睡不好,这下都有白头发了。

杨九郎呼噜了两把自己的头发,“不碍事,不就白发吗?又不影响。”

“我会心疼的。” 透过镜子,杨九郎看见张云雷透红的眼角。

“角儿...”杨九郎转过身,给了张云雷一个拥抱,张云雷低下头,埋在杨九郎肩上,不争气地湿了眼眶。

“姑娘们也会心疼的。”

/

“傻berber,我是因为喜欢你所以喜欢你的一切啊。”

“包括你的白发。”

“我闷坐三庆园,盼着情郎啊”

“这就是我的命脉”

“我离不开你”

“和你在一起的点点滴滴都很难忘”









我又来啦!

文字来源 @德云女孩 打扰啦

“角儿,生日安康。愿你此生历遍山河,只觉得人间值得。”

“傻bererber,终我一生,你就是我的山河,你在人间,我便值得……”








是放肆的《说好的一辈子》啊

不敢@,害怕(´-ι_-`)

九辫儿·捧哏太宠怎么破

♡团讨论

♡第一次写,不太会

♡内含良堂,九龄,祥林…慎入。主九辫儿!

♡以下正文

#

天刚亮,张云雷嗅着枕边爱人的气味伸出手,不料抓了个空。 小狐狸眯着眼睛,发现河马已经走了。

“杨九郎。”张云雷刚起床,不满的语气中还有一点绵长。

“诶!”从厨房传来了杨九郎的声音。

听到自家角儿叫自己,杨九郎屁颠屁颠地跑来了,看到小狐狸还半躺在床上,迷迷糊糊地揉眼睛。 杨九郎只觉得自己的心顿时化为一滩春水。

一个早安吻后,杨九郎端来一碗鸡蛋粥,连哄带骗地喂张云雷喝了半碗。

“角儿,今天我有工作,不能在家陪你了。”

“小眼八叉就知道你没安好心!”

“我保证没有下次!”

“去呗。”

“得嘞!”

#

人去房空。

张云雷无聊地打开手机,看到德云美男天团群已经有人在问早安了。

张云雷在这个群里不怎么说话,因为杨九郎总是掐着点儿的让自己下线,没劲儿。

又在床上躺了半天后,张云雷总算发现了,没杨九郎的日子太难过… 还没吃午饭,又带着早饭也只吃了几口,即使无食欲如张云雷现在也有点饿了。

#

翻开冰箱,没冰水,没快餐,张云雷翻了个白眼:小眼八叉的还挺机灵。

就在保鲜层看到个爱心便当🍱 上面贴了张纸条:热一热再吃哦~爱你的馕♥

这画的爱心还是实的。

挺有诚意。

不过杨九郎你休想一盒便当就把我打发!

说归说,这便当还挺好吃。

#

想了想,张云雷还是打开了微信,在群里发了一句:

捧哏太宠怎么破?

此言一出,德云美男天团群瞬间炸开了锅。

堂:

每日一秀。

阎·太子陪读:

师哥你作不作。

我是你9088:

师哥你说这话良心不会痛吗?

张九龄是我傻儿子:

辫儿你是不是有点飘?

张云雷咬着手指傻笑,嗒嗒嗒打着字。

张小辫:

这哪儿秀恩爱了?

堂:

不瞎都看得出来。

啧,糖糖就知道怼我…

周九良:

嗯。

张云雷不乐意了。

张小辫:

嘿,你们俩夫妻一唱一和的干嘛呢!

社会你栾哥:

知足吧辫儿。

切,才不知足。

张小辫:

杨九郎那货整天就知道腻咕我,我都被腻咕烦了。

刚发送,张云雷都被自己这高超的秀恩爱技术深深折服了。

郭麒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老舅来了,也跑来凑了个热闹,上来就甩一表情包:

壮壮的太子:

[冷冷的狗粮在我脸上胡乱的拍]jpg.

壮壮的太子:

我要去找我家壮壮!😭

堂:

……

张云雷还没搞清楚这一波操作,阎鹤祥就被炸出来了。

阎·太子陪读:

太子我们走,不理他们昂。

壮壮的太子:

嗯!😚

张云雷看到这惨不忍睹的一幕差点把昨天的饭都吐出来了:“太恶心了吧。”

张小辫:

我都要吐了…

我是你9088:

大林,小心我找你爸去。

阎·太子陪读:

你试一个。

张九龄我傻儿子:

阎哥,他敢告我薅他毛。

我是你9088:

仗势欺人啦!!!

张云雷噗的笑出声,不由感叹:年轻真好。

张小辫:

我也来试试手感[跃跃欲试]jpg.

堂:

算我一个!!

周九良:

九龄毛真的不多了。

阎·太子陪读:

谁管那!?

杨九郎:

辫儿还没睡?

#

看着屏幕上突然跳出一个头像是一线天的,张云雷手机差点砸地上,一看时间果然不早了:手机果然害人啊…

张九龄我傻儿子:

他毛多呢!

不知道是不是才看到杨九郎来了,系统显示:“张九龄我傻儿子”撤回一条信息。

张云雷正想着怎么圆这事儿,思来想去还是软一点比较好。

张小辫:

等你回呢,没你在我睡不着~

堂:

……刚刚谁说谁腻咕来着?

张小辫:

孟鹤堂你死一边去!

杨九郎:

我在路上了。吃了?

张小辫:

没呢。

杨九郎:

就知道你没吃,我给你带了。

张小辫:

九郎你真好!木啊~

社会你栾哥:

我吃饱了,你们呢?

杨九郎:

周九良:

你们两个有本事私聊切!在这有意思没有?

堂:

抱歉,拿错手机了。

杨九郎:

早点休息,等我回来啊。

张小辫:

嗯♥

壮壮的太子:

别腻咕了行不,你们俩人在家玩得了。

阎·太子陪读:

太子说得好!

社会你栾哥:

你们就是欺我逗哏没在呢?

杨九郎:

是!

张小辫:

堂:

……99+

他俩超甜啊💚

戒指交换了

拜堂也拜了

交杯酒(其实是水)都喝了

原地结婚好么!?






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视频源于微博/来源有水印